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助孕分享 > 科技特派员王衍成:二十八年坚守,只为茶花满山开

科技特派员王衍成:二十八年坚守,只为茶花满山开

作者:青岛精承助孕时间:2019-11-25 09:34:25热度:40110
科技日报记者付毅飞1991年,陕西省安康市基层茶果技术推广站副站长王衍成28岁,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那年,他在全国茶叶学会代表大会上听专家说,全国茶叶的发展

  科技日报记者 付毅飞

  1991年,陕西省安康市基层茶果技术推广站副站长王衍成28岁,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那年,他在全国茶叶学会代表大会上听专家说,全国茶叶的发展趋势将是无性系种植。陕西茶叶栽培历史悠久,却没有自己的品种。他想:总得有人做啊。

  2019年,王衍成已为梦想奋斗28年。他培育的陕西第一个无性系茶树品种“陕茶1号”,改写了陕西的茶业格局,也改变了当地贫困农民的生活。

  成为“陕茶一哥”的王衍成,正努力将“陕茶1号”推向更广阔的市场。

  选种育苗

  一个人的探索

  28岁时的王衍成,已在茶果站摸爬滚打近10年,干过业务、懂些技术。但要说这个年轻人想选育无性系茶树新品种,没人信。

  他自己心里也没底。凭借从书上搜集的知识,他摸索着四处选种,只要听说哪里的茶树有特点,就跑去看。

  因为缺乏高深理论、没有技术条件,他选种的首要标准简单直观——发芽早。“发芽早,上市就早,能卖个好价钱。”他说,“这个品质很受农民欢迎。”

  1994年3月11日,王衍成在紫阳县茶叶研究所茶园里考察,发现3株早芽种,惦记上了。

  第二天是周末,他回到汉滨区双龙镇永安村老家,坐在堂屋里心心念。突然想起,母亲曾说家里有棵树出的茶好喝。他到地里一看,树上的芽头发得比头天看到的3株更大。相比紫阳县,老家的位置偏北、海拔更高,这样都能这么早发芽,不是早芽种是什么?王衍成喜出望外。

  接下来一段时间,他仔细观察了这棵树的性状特点,叶片隆起突出、叶面有光泽,感到满意。他将其确定为1号单株。这年5月,他对这棵树进行了重修剪,形成了许多新枝条,8月开始第一次繁育。

  然而问题来了。王衍成的育苗事业全凭“自带干粮”,时间在工作之余挤,经费从自己兜里掏,繁育茶苗所需的土地,他却没法“变”出来。

  起初他打的是自家耕地的主意,遭到父亲坚决反对。他完全理解:土地是保证全家人吃饭的,搞成“试验田”,让大家喝西北风不成?

  可是茶苗总得有地方种啊。王衍成在幺叔家的荒地上开垦了十几平方米,开荒、平地、筛土、铺苗床、扦插……全是自己干。

  自从开始育苗,王衍成回家的频率大幅提高,几乎每个周末都回。从市区到村里,公路土路山路总共60公里,为了省路费,他骑自行车,单程要花3个半小时。村里人都夸他是个大孝子,母亲满怀幽怨:“他又不是回来看我……”

  这批扦插的苗子成活了72株,实现了单株到株系的跨越。这是“陕茶1号”获得成功的关键一步。

  第二年,王衍成需要栽植茶苗,再度面临土地问题,只好又去找父亲。这回他选择“智取”。“育苗建园是单位安排的工作,你不让弄,我要丢饭碗。”他可怜巴巴地说。父亲无奈,点了头。

  有了此前的成功,王衍成觉得这事不难。谁知,由荒地换成熟地,当年的茶苗却“全军覆没”。接下来两年遇到干旱,一株茶苗都没留下来。王衍成惨遭“三年败”。

  机械化推广

  一桶金的诞生

  不得不说,全国茶叶学会代表大会对王衍成有着重要指导意义。1997年,他在会上听专家说,茶叶要实现机械化加工。

  王衍成在学校学到的是:名茶只能手工制作,不可能用机械做出来。专家的话让他很疑惑。正好那段时间,岚皋县茶叶站弄来一台茶叶加工设备,站长喊他一起试试。两人埋头研究了3天,发现这东西了不得。

  过去农民加工茶叶,一人1天做1斤,还得有专业技术人员现场指导;通过机械加工,一晚上就能做20多斤,而且品质很好、质量统一。王衍成决定代理该设备。

  起初他想得很简单,在厂商、用户间牵个线,把设备拉回来卖给茶场,钱一收,继续上班。但操作起来却不是这么回事。1998年春天,他买回30多台设备,茶场不肯付款。用户振振有词:你这设备我们不会用,见都没见过,不好使咋办?

  大家说得不无道理,王衍成无言以对。问题是,这一车设备还欠着13万多元货款,对于月工资不到600块的他来说,这是个天文数字。

  育苗失败、资金被套,讨债的人守在他家不走。王衍成心慌意乱,他贷款2万元还给厂商,剩下的钱只能等茶场做出产品才能拿回来。他办了停薪留职,奔波于各茶场,一台一台调试设备,挨家挨户教大家用。

  忙活了几个月,30多台设备收效显著。下半年,王衍成收回了全部货款,还赚了一万多元。有第一桶金,又有了时间,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育苗上,收获了1500多株茶苗。1999年,他圈了4分地,建起茶园,为品质实验和扩大繁育奠定了基础。

  王衍成的事业迎来强势反弹。第二年他花30多万元拉回3车设备,第三年引进的设备价值百万。10多年来,他总共引进万余台茶叶加工设备,配套给近千家茶场。机械化生产在安康茶产业中迅速推广,乡亲们的日子滋润了,他自己的腰包也鼓了起来。

这钱挣得很不容易。王衍成不仅为茶场量身配置设备,还提供后续技术支持。

  茶叶加工都是晚上进行,尤其是清明节前后一段时间,各茶场通宵达旦、忙得热火朝天。如果设备出故障,茶农就会火急火燎地找王衍成求助。他的电话24小时开机,一晚上接好几个电话是常事。

  此外,王衍成还提供“善后”服务。每年旺季过后,有的茶场可能剩一些茶叶没卖出去。为了帮助茶农保本,他将这些茶叶回收,开店销售,实在卖不掉的,只能烂在自己手里。

  挣到钱,王衍成不忘初心,把钱砸回到茶叶上。2003年,他成为安康市首批科技特派员之一。2006年,他在双龙镇建起“陕茶1号”品种对比试验园,次年又建起“陕茶1号”示范园。

  打造品牌

  一个地区的茶产业“活”了

  2019年11月初,记者来到位于双龙镇的“陕茶1号”繁育基地,看到一派繁荣景象。农民们一字排开,坐在田间拔茶苗,前来收购的客户,将成堆的茶苗装车运走。

  面对记者的镜头,74岁的罗长珍停下手中的活,说了几句不过瘾,扯开嗓子唱起来。在此劳动的有不少“空巢老人”,以前生活主要靠子女在外打工补贴,如今自己成为专业技术工人,除了自家种茶卖茶,还可以到茶园拔草拔苗剪枝扦插,按小时计酬,一年能多挣好几千。

  这让王衍成觉得付出得挺值。

  培育新品种是个苦活,为了统计数据,一次要在地里蹲几小时。小到叶片的长、宽、形状、光泽度,大到茶树的长势、树形、树姿、分枝密度、成分含量等,一年下来有上万项数据要统计分析。这些事主要是王衍成自己做,年复一年地摸索。

  2011年,“陕茶1号”被正式认定为省级良种。至此,王衍成累计投入选育费用上百万元,花费的时间精力无法计算,却还没有从中获得一分钱收益。

  安康的茶产业,倒是因“陕茶1号”而“活”了起来。永安村村民王庆斌过去种玉米、油菜,仅够维持生活,种上了“陕茶1号”,2018年每亩地光剪枝就有近8000元收入。

  几年来,“陕茶1号”慢慢火了,各种获奖证书挂了一墙。它被陕西省定为首推主导茶树品种,在全省推广面积超过6万亩,并在湖北、河南、安徽等省引种示范。2019年1月,它通过了国家品种登记,成为陕西省首个、全国第九个国家茶树品种。

  王衍成如今的主要工作是推广产品、树立品牌,同时打造全方位技术产业链,担子很重。但偶尔得闲,他还是愿意到茶园里溜达,摸摸茶树,掐朵茶花,和茶农聊聊农活技术。28年了,一如既往。

王衍成

  1991年,王衍成28岁,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  他在全国茶叶学会代表大会上听专家说,全国茶叶的发展趋势将是无性系种植。

  陕西茶叶栽培历史悠久,却没有自己的品种,也没有人培育。

  王衍成决定做这件事。到今天,干了28年。

  他培育的陕西首个无性系茶树品种“陕茶1号”,填补了该省国家茶树品种登记的空白。

  他自己,成为了“陕茶一哥”。

  近几年,“陕茶1号”火了,拿奖拿到手软。

  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金奖、两届“中茶杯”特等奖、三届“国饮杯”一等奖、中国茶叶学会品质评价五星名茶标准……证书挂了一墙。

  更重要的是,该系列产品改变了陕西茶产业格局,改变了当地贫困农民的生活。

  王衍成的老家安康市汉滨区双龙镇,家家户户都种上了“陕茶1号”。

  不仅茶叶卖得好,茶苗也成为抢手货,一亩地光剪枝就能挣8000元。

  他建设的茶园和繁育基地,也为当地群众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。

  800多位留守农村的妇女和老人,被培训成技术工人,在茶园拔草、拔苗、剪枝、扦插。按小时计酬,一年能多挣好几千。

  据统计,多年来王衍成在汉滨区4个镇建立繁育圃650亩,建成示范样板园1700余亩,直接带动贫困户197户、752人。

  截至2018年底,已有127户实现脱贫。

  说起如今的日子,乡亲们乐得合不拢嘴。

  “陕茶1号”成功了,“陕茶一哥”却没有满足。

  他要扩大种苗的繁育供应力度,在全省和全国范围内建立“陕茶1号”种苗繁育体系。

  他要加强在全国同类地区的示范推广力度,在全国同纬度地区进行引种试验。

  他还要围绕“陕茶1号”品种,探索品种——品质——品牌发展道路。

  王衍成觉得自己的担子越来越重。

  故事一:踏破铁鞋无觅处

  1992年开始,王衍成凭借从书上搜集的知识,开始摸索着四处选种。

  只要听说哪里的茶树有特点,他就跑去看。安康辖区内的茶园,早就跑了个遍。

  因为缺乏高深理论、没有技术条件,他选种的首要标准简单直观——发芽早。

  “发芽早,上市就早,能卖个好价钱。”他说,“这个品质很受农民欢迎。”

  1994年3月11号,王衍成在紫阳县茶叶研究所茶园里考察,发现3株早芽种,惦记上了。

  第二天是周末,他回到汉滨区双龙镇永安村老家,坐在堂屋里心心念,琢磨怎么把那3棵茶树挖走。

  突然想起,母亲曾说家里有棵树出的茶好喝。

  他到地里一看,树上的芽头发得比头天看到的3棵更大。

  相比紫阳县,老家的位置偏北、海拔更高,这样都能这么早发芽,不是早芽种是什么?

  王衍成喜出望外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观察,他将这棵树确定为1号单株。

  这棵树成为了“陕茶1号”的母树。

  故事二:他又不是回来看我

  1994年8月,王衍成开始了第一次茶苗繁育工作。

  然而问题来了。

  他的育苗事业全凭“自带干粮”,时间在工作之余挤,经费从自己兜里掏,繁育茶苗所需的土地,他却没法“变”出来。

  他打起了自家耕地的主意,遭到父亲坚决反对。

  土地是保证全家人吃饭的,搞成“试验田”,让大家喝西北风不成?

  可是茶苗总得有地方种啊。

  王衍成在幺叔家的荒地上开垦了十几平方米,开荒、平地、筛土、铺苗床、扦插……全是自己干。

  自从开始育苗,王衍成回家的频率大幅提高,几乎每个周末都回。

  从市区到村里,公路土路山路总共60公里,为了省路费,他骑自行车,单程要花三个半小时。

  村里人都夸他是个大孝子。

  母亲满怀幽怨:“他又不是回来看我……”

  这批扦插的苗子成活了72株,实现了单株到株系的跨越。这是“陕茶1号”获得成功的关键一步。

【编辑:刘欢】